青岛乾成书院-官方网站【原青岛百家网】

您好,欢迎访问乾诚书院,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大开大悟生命本真的飘然回归 —桑恒昌诗散论 王才路

2023-05-31分类:王才路文库 阅读:249

 


大开大悟生命本真的飘然回归

——桑恒昌 诗散论

     王才路

《父女问答》诗果如司空图所说,分“神、逸、妙、能“四品,此诗神思奇想,气势宏阔,达观豪迈,巨人情怀。出语谐趣、用典自然,几近天成。诗艺驾熟就轻,炉火纯青。非“神品“无以誉之。正如解本虎先生所说“妙哉,妙之哉“。
    综观桑老一路诗程,此诗有可能是其由充满人间烟火味浓的成团化不开的“怀亲诗“,开始(此前也发现几首类似的诗)转向空灵、淡寂的庄禅之境。人们终会意识到,这其实是生命由执着在世向生命的大开大悟的本真的飘然回归!
真得祝贺您诗翁,您己进入亘古中外万千诗人孜孜梦寐而最终是望辰遥拜的大境界了。
恐怕以后要仰望了……

 

王才路评桑恒昌先生的新诗史地位,我考虑不能袭用:继臧克家与贺敬之之后……那样的提法。那样讲格局小了,且桑也不能与臧、贺归为一脉,桑的诗史地位,应放眼在百年中国新诗史的时空框架上来综合概括,他不仅是齐鲁的,更是中国的。他的贡献,无论是诗法诗艺內容题材形式以及高质高量等,应远在艾青之上。而艾青的地位,在诗史中必须用用“章”的篇幅才能与其地位相匹配……而臧贺则不能……
@桑恒昌 如诗果如司空图所说,分“神、逸、妙、能“四品,此诗神思奇想,气势宏阔,达观豪迈,巨人情怀。出语谐趣、用典自然,几近天成。诗艺驾熟就轻,炉火纯青。非“神品“无以誉之。正如解本虎先生所说“妙哉,妙之哉“。

    综观桑老一路诗程,此诗有可能是其由充满人间烟火味浓的成团化不开的“怀亲诗“,开始(此前也发现几首类似的诗)转向空灵、淡寂的庄禅之境。人们终会意识到,这其实是生命由执着在世向生命的大开大悟的本真的飘然回归!

真得祝贺您诗翁,您己进入亘古中外万千诗人孜孜梦寐而最终是望辰遥拜的大境界了。



   海风习习,夕光微微,看到这则消息,倍感殷殷相亲。夜来虫声唧唧,从前种种,奔来心头……
    

    俗语说人有三命,一为父母所生之命,二为师造之命,三为自立之命。我的师造之命,在于从读小学到读研究生,的确遇到几个对我贵人似的人师。谢冕先生自是其中之一。有人说,天下熙熙,得业师易遇人师难,真是至言。所谓人师,莫不以仁爱为教之本。其传道、授业、解惑,循循善诱,其学而不厌,诲人不倦,成人子弟。 更有至德之人师,莫以利而教,莫以教谋利,苟以利教,苟以谋利,也必以天下之久利大利而利……





        灵感如棍,反复击打,使曾读过六年中文系且长期教授中国现当代文学并聚焦研究文学流派且公开出版有45万字之多的《中国现代小说流派史》的我顿时感到,除去民间甚或带有些许江湖传统色彩外,这个仪式,更类似20世纪20、30年代新诗派的社团成立和队伍的集结。这委实就是一个诗派的雏形。它有棋手有领军、有骨干有队伍、有刊物(阵地)有主张(理论)、有锐志有创作。健康发展下去,它就是名副其实的一个诗派。桑恒昌先生擎旗之前,虽就有这个城阳诗人队伍,但从严格的诗派概念来讲,它至多不过是一种只欠东风的文学现象或状态而已。而现在,不管何以名之,一个严格诗派概念的各种要素都已完全具备了……


      燕赵的古风,齐鲁的精神,家学的熏陶,诗学的根基,丰厚的文学修养,是他坚实的情感诗学感悟根基;大运河的深情与苦难,青藏高原的奇绝与旷远,万象变幻的人生况味,山高水远的生活甘苦和坎坷命运,是他丰厚的人生体验;空灵飞动的想象,丹田心底的深情与呼唤,成就了他自然、本色、淳朴、浑厚的诗魂和深沉、凝重的诗歌风格。
     他的诗,以本质性诗人的内心纯净、善良和爱作为道德底线,以精细的感情本位与浑厚的诗美体验相融合,执著不悔坚持自己的诗性抒写,彰显了一位“诗格”与“人格”高度统一的诗人精神。在对自然、社会、人生缜密观察和庄严思考中,显示出他开阔自如、吞吐万象的胸襟和气度。在灵魂的漂泊,社会的浮躁,超前透支的娱乐和消费的泡沫时代中,体现为一种人生高尚的理想和崇高的追求。在以生命熔诗之魂、铸美之魄,书写生命的至爱至情、至真至善中,成为大中国情感诗学的布道者和歌者,当代文坛新时期意象抒情诗的领军人物
    他的诗,如古贝春,味醇而厚重,是那种千帆过后的豁达和从容。在他那无拘无束、思力沉雄、笔重万钧的真情抒发中,无论是时空的沧桑、社会的厚重、还是心灵的创伤、峰回路转的生命悲欣,都传达出一种朗朗的生命尊严和自信,大悲和大悯,真情和大爱。         
     他的诗,继往而开来,集多种诗学传统之大成,风骨凛然,豪气如虹,仰天俯地,挥洒自如。把一个民族话语中的情感神话复活为中国新诗领域的诗意丰碑,尤其是以其中近似绝唱的怀亲诗这一诗化了的道德经,不仅义无反顾地攀登上足可令人仰视的怀亲诗的历史高峰,而且为中国新诗的确立与发展提供了新的希望!
    半个多世纪以来,他兢兢业业笔耕不掇,尽管诗坛给他的荣誉远远不足,但七十多岁的耄耄老人,依然那么精神矍铄,那么豁达、潇洒、通透、智慧,那么激情如火、诗思如泉。在长达一百多年波澜壮阔的新诗发展史上,除了艾青就是他。这不仅是中国新诗的奇迹,而且是中国新诗的骄傲,也还是哺育养育他的大运河的自豪,更是中国新诗刚健有为、自强不息的精神和形象的代言。


郑重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 clw55@163.com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上一篇:从江湖乡野文化到王道天尊庙堂文化的参悟之旅 王才路

下一篇:中原飞来的雄鹰—汉画像砖忆旧兼及军旅收藏家张新宽先生

相关推荐


关注我们

    大开大悟生命本真的飘然回归 —桑恒昌诗散论  王才路-王才路文库-青岛乾成书院-官方网站【原青岛百家网】-青岛乾成书院|王才路教授专栏|原青岛百家网|乾成书院官方网站
返回顶部